您的位置:首页 >> 校园小说 >> 得婢如此,夫复何求
得婢如此,夫复何求
「你这是甚么鬼游戏企划书?」肥胖的上司,将我熬了几个通宵、厚达几
页纸的心血结晶,重重地扔在办公桌上。
我站在老板面前,准备挨骂,不忙顽抗一下:「呃……就是我想向公司建议,
开发类似『金庸群侠传』的单机游戏。」
「你刚从植物人昏迷状态苏醒呀?单机游戏?现在连网游玩家都暴减啦!」
肥老总拿起智能手机挥舞:「我叫你企划的是手机游戏呀!给我山寨一款日本的
『D&P』出来!」
拜托,是『P&D』好不好……
「转珠!抽蛋!课金!很简单吧?你连山寨也不懂吗?还说自己大学毕业?」
「可是,市场上已经有很多模彷的转珠游戏了……」虽然刚就业才半年,我
也有游戏开发者的自尊的。
「山寨又怎样?抄袭又怎样!能赚钱就是成功!」他重拍桌面:「我恨不得
『神抄之塔』,是我们公司抄袭出来的呀!」
「都甚么时代啦?金庸单机游戏?你至少搞成金庸转珠呀……嗯,想想也可
以啊!先转蛋抽蒙古小郭靖,再进化成青年郭靖、最后究进做大侠郭靖……」
「老总,做传统Rpg不行吗?回合或即时式战斗……」
「我叫你做转珠就转珠!今天星期五……你星期六日在家给我把新的企划书
赶出来,不然你星期一就不用回来啦!」
*** *** ***
挨完一顿臭骂,天色入黑才放工,迎接我的是一场倾盆大雷雨:「轰隆~~」
回到交通极不方便的郊区房子时,我已湿成一头落水狗。这小屋离市中心很
远,唯一优点就是房租便宜,我微薄的薪金都能应付。
我坐在电脑前,吃着泡面。转珠转珠,死肥猪老总!凭甚么否决我的金庸提
案!他根本不知道,有多少玩家,对《金庸群侠传》有深厚的情意结!吃完泡面,
我启动程序——其实,我早就利用工余时间,独力开发心目中最好玩的金庸游戏。
每晚放工,我都会自得其乐,创造我的武侠世界。
今晚大吃闷棍,好想转换心情,就来首次的试玩除虫好了……嗯,登入——
「轰隆~~」屋外突然传来一记超级雷响!房子灯光顷刻全灭。黑暗中,只剩电
脑屏幕还亮着。
「吱~吱~」电脑仿佛漏电,猛殛我按着滑鼠的右手:「呜哇——」
救、救命!我、我触电了……
眼前一黑——
*** *** ***
呜……回过神来,我没被电死?
可是,这里是甚么地方?不是我独住的蜗居呀——我身处的,是个藏宝库!
我认得这个地方!因为是我自己的手笔嘛——这场景,正是我开发的金庸游戏里,
《鹿鼎记》的部份,满州第一勇士鳌拜的鳌拜府藏宝库!见鬼了!难道我刚刚触
电晕了,在作梦吗?还是,我『穿越』到自己编写程序的金庸游戏里了?如果是
后者,原因也太烂了吧?打个雷,男主角就被吸进电脑游戏世界?这简直是网路
手枪色文,心急的作者想尽快入局的写法啊……
我捏一下面孔,却醒不过来。这究竟是梦,还是穿越?不管了,既来之,则
安之,就当在做梦玩游戏——场景简陋的藏宝库里,只有一个宝箱。我想起自己
对游戏的设置,动手开启宝箱——『登登登登登~~』Rpg游戏打开宝箱的音效
响起,眼前的空气中,凭空浮现了几行文字:「得到:鳌拜匕首、鳌拜宝衣、四
十五万两银票。」
我拿出宝箱里的匕首、宝衣、银票……想起来了,这是我设定的《鹿鼎记》
部份,玩家帮忙韦小宝在大牢里杀掉鳌拜后,再来鳌拜府抄家时,得到的奖励。
我将金庸笔下那件『黑黝黝的背心,入手甚轻,衣质柔软异常,非丝非毛,
不知是什么质料』的宝衣,穿在T恤上;再将那柄在原着里,救了韦小宝好多遍
的削铁如泥匕首,连同鲨鱼皮套子,插在牛仔裤后袋,系统音效及文字又出现了
——「已装备鳌拜匕首,破防率100%。已装备鳌拜宝衣,防御力Up。」
哈,在游戏里装备自己设计的道具,感觉真不错……但是,下一步呢?
这藏宝库竟没有出口,四面都是墙。当然了,我都未把游戏开发完,不少场
景、情节都是独立的,未连结到主程式上……
没有出口,那我要困在这里吗?不,为了方便测试除虫,我准备了瞬间移动
道具,可以自动将玩家带到下一个主线任务——「使用『瞬间移动卷轴』。」光
芒开始将我包围……唔,想想我也真不严谨,武侠游戏居然出现瞬移卷轴,要不
改名做『奇美拉的翅膀』?
话说回头,下一个场景会是甚么?我正在走韦小宝的剧情线吗?
*** *** ***
「瞬间移动完成,到达御书房。」光芒一下子就将我转移……嗯,御书房?
抄完鳌拜家,来向康熙禀告吗?
光芒尽散,但我身前处的御书房,却像个战场一样!地上各处,竟有多名被
打死浴血的小太监!我前方几尺开外,正有一个高大健硕、身穿清朝官服的背影,
跟两个落于下风的少年打斗……
我懂了!这是康熙、韦小宝在御书房,想收拾鳌拜的剧情!要打倒鳌拜,玩
家就要将关键道具『唐代青铜香炉』交给韦小宝,让他将香灰撒入鳌拜眼睛,触
发胜利条件……
怎么搞的?怎么我抄鳌拜家在先,才发生这擒鳌拜之战?时序全错啦!难道
是因为游戏未完成,再加上刚才打雷的缘故,令一切都混乱起来?
更要命的是,我环顾御书房,果然没有甚么『唐代青铜香炉』——因为我觉
得是重要道具,3D建模想搞好一点,还在设计中——换言之,这部份的游戏会有
Bug,我这玩家,绝对无法帮康熙、韦小宝打倒鳌拜……
我突然出现,更错误地吸引了这两个Npc的注意力——混战间,鳌拜背向我,
但面朝我这边的康熙、韦小宝,却见到我这个不应存在的家伙:「小玄子!是你
的帮手吗?」「不是!」
「哇!」可怜的韦小宝,因我而分神,立刻被鳌拜看准时机,一拳重重打中
胸口,飞退开去,撞在墙上,吐血倒地晕了!这下子,就算我凭空变出『唐代青
铜香炉』也没用了,因为关键角色身上都显示『战斗不能』的字样……
「皇上!你还有太监活着?」鳌拜打飞韦小宝后,转身面向我。他的样子是
我绘画的,是个一脸凶相的巨汉:「那老臣就也教教他『摔跤』吧!」
喂,我是本游戏的创作者耶……哇!他一拳就打过来——「碰!」既是满州
第一勇士,我将鳌拜战斗力设得满高的,也像韦小宝般被打飞开去。拳力很重,
但出奇地只痛不伤,胸骨竟没碎裂……
我一摸身上宝衣……多得『防御力Up』!是它救了我!这背心在原着中可是
又帮小宝挡掌、又替小宝挨剑的。
鳌拜快步赶来,右手捏住我颈项,将我整个人离地举起:「是我的宝衣?」
「你怎得来的?」看见我身穿他的宝衣,这个新手任务的中头目,愕然起来
……呜!颈骨快被他握碎了!制作者死在自己的游戏里?太可笑了吧……不!除
了宝衣,我裤袋后不是还有那一柄——削铁如泥、破防率100%的匕首!乘着鳌
拜诧异之际,我右手后伸,拔出匕首,刺入他没防备的喉咙——鳌拜满面难以置
信,双手按着喷血的颈项,仰天倒地:「旦~旦~旦~玩家打倒鳌拜了!」
我跌在地上,看着染血的匕首……感觉好真实!看来在这游戏里,我会痛,
也会死?
除了韦小宝、鳌拜,少年康熙活像亦有自己的人工智能,对我的突然出现,
有所反应:「你是甚么人?来自何处?」
总不好说我来自游戏外的世界吧?我来自、来自……
「我来自……星星!」说到『来自』,刹那间,我只想到早前大红的韩剧:
「我叫……都敏俊。」
「都敏俊?」不愧是一代明君,鳌拜才死在脚下,玄烨已冷静过来,对我似
有戒心:「是谁派你来守护朕的?太后吗?」
我是你的造物主,你以为我是坏人?太后?太后才是坏人啦!我爬起来,手
放背后,努力装出高手的招牌式站姿:「皇上,真太后被困在慈宁宫的密室内!
如今这个,是反贼『神龙教』中人,请你小心!」
康熙皱眉不信,我要减低自己的嫌疑,就要提升权威性:「请皇上相信我!
先皇尚在人间,于五台山修佛,遣派我这少林寺第十九铜人,前来护驾。」
「甚么?父皇未死?」我见玄烨动摇了,便再下一着,遥指晕在地上的韦小
宝:「我得悉很多陛下不知道的事情!譬如这个小桂子,并不是太监,本名叫韦
小宝。」
康熙将信将疑,走过去扒下韦小宝的裤子。哗,这游戏是变得怎样了,男Np
c能脱男Npc的裤子,而且当真有阴毛和小鸡鸡……
反正鳌拜都被我杀了,这《鹿鼎记》新手任务都全破啦,一不做二不休,我
索性道破一切,大过生神仙般的预言瘾:「韦小宝以后将会加入反清复明的天地
会!更会骗去建宁公主的贞洁!如何处置他,就请皇上自行定夺啦!」
话说,都说了这么多,战斗后的剧情对话都该完结了吧?怎么还不宣布过关
的?
此时,康熙看不见,只有我看得见的系统文字,浮现提醒:「玩家请割下鳌
拜的头颅!玩家请割下鳌拜的头颅!」
我可没有定出这样子的过关规举……但看来不这么办,就无法推进剧情。我
唯有硬着头皮,慢慢用匕首将鳌拜的首、身分家……哇,好血腥……
康熙奇怪:「你割下鳌少保……鳌拜的人头何用?」
我乱说一通:「哎……拿去五台山,向先皇证明,我已救了皇上。」
一割下鳌拜首级,第二卷瞬移卷轴就自行发动,发光开始带走我。我匆匆向
吃惊的玄烨,再丢下一句:「呀!你要『永不加赋』呀!」
*** *** ***
瞬移光芒中,我伸直右手,只拈着鳌拜的辫子,让他远离我……真呕心……
我那有要求玩家割下他的人头啦?这游戏系统自己发展起来了吗?
话说回头,有甚么剧情需要用鳌拜首级来触发的?难道是拿去给陈近南,因
此拜师加入天地会?
光芒消散,我已不在御书房,而在一间小小的花厅之中。前方有一个全身缟
素的少妇,坐在椅上。
这少妇约莫二十六七岁年纪,不施脂粉,脸色苍白,双眼红红地,显是刚哭
泣过来:「亡夫姓庄,都敏俊相公手刃奸相鳌拜的经过,能跟小女子一说吗?」
姓庄?鳌拜?喔!她是庄家三少奶!这里定是河北深山,那间庄家大屋吧?
吴之荣告发、鳌拜操办的《明史》一案,也成了游戏的一环?
显然我杀死鳌拜,剧情就变成此事天下皆知了,我完全取代了韦小宝的角色
……嗯,那接下来的打倒鳌拜的胜利奖励,难道就是——『玩家将鳌拜首级交给
庄家三少奶。』Npc庄夫人,立时照本宣科:「我想送恩公一件礼物,务请勿却
是幸。」
「双儿,出来见过都恩公。」闻声步出者,白衣清装,作丫鬟打扮,大约十
三、四岁年纪,头挽双髻;一张雪白脸庞,眉弯嘴小,笑靥如花……哗!是《鹿
鼎记》里的双儿耶!那个贴心、温柔、服侍周到、近乎唯命是从的可爱萝莉啊!
「这小丫头双儿,跟随我多年,做事也还妥当,我就送了给恩公,请你带去,此
后服侍恩公。」
「玩家要带走双儿吗?」
当然是打包带走啦!嗯,且慢,虽然是Npc,庄夫人这种过场角色先不论,
但这游戏里的重要人物,好像都有自己的思想灵魂。我还是应当尊重双儿的感受
——还好我游戏剧本都是自己写的,韦小宝的对白全部记得。我便看着双儿,见
她一双点漆般的眼中流露出热切的神色,笑问:「双儿,你愿不愿意跟我去?」
双儿低下了头,细声道:「三少奶叫我服侍相公,自然……自然要听三少奶
的吩咐。」
韦小宝……不,都敏俊道:「那你自己愿不愿呢?只怕会遇到危险的。」
双儿道:「我不怕危险。」
当真想像玩H游戏般狂按滑鼠,让对话快进啦……我微笑道:「你答了我第
二句话,没答第一句话。你不怕危险,只不过夫人将你送了给我,你心中却是不
愿意了。」
双儿道:「夫人待我恩重如山,相公对我庄家又有大恩,夫人叫我服侍相公,
我一定尽力服侍公子。公子待我好,是我命好,待我不好,是我……是我命苦罢
啦。」
我哈哈一笑,道:「你命很好,不会命苦的。」双儿嘴边露出一丝浅笑。
庄夫人道:「双儿,你拜过相公,以后你就是都相公的人了。」
双儿抬起头来,忽然眼圈儿红了,先跪向庄夫人磕头,道:「三少奶,我…
…我……」说了两「我」字,轻轻啜泣。
庄夫人抚摸她头发,温言道:「都相公少年英雄,年纪轻轻便已扬名天下,
你好好服侍相公。他答应了待你好的。」
双儿应道:「是。」转过身来,向我盈盈拜倒。
我道:「别客气!」扶她起来……咦?原作是韦小宝打开包袱,取出一串明
珠,当见面礼……以后再买吧,我都有四十五万两银票在手了!「温馨提示:响
应文化部河蟹,玩家每日只许游玩一小时。强制登出——」
「相、相公?」刚被我扶起的双儿,眼看着我被电光吞噬——
*** *** ***
再次睁开眼睛,我面对的是一片蓝屏的电脑。
没有甚么康熙、韦小宝、鳌拜……我是坐着睡觉,在作梦吧。可恶!才刚得
到双儿加入做同伴!这好梦怎么不做长一点……
背后忽然响起娇柔动听的少女声音:「相、相公?」
我扭转油压椅,眼前居然站着一个活生生的——双儿!双儿不安地环视我廿
一世纪的现代房间,江南口音,语带惶惑:「这里是……甚么地方?」
我站起来,一碰双儿的小手,有实体、有温度,不是幻觉,她是个真人!我
不单穿越到游戏里,还将游戏中人,带到现实来?如果一般回到古代是穿越,那
我这岂不是……『逆穿越』?
我安抚双儿,在沙发上坐下:「双儿你别怕,这里是我家,跟大清是不同的
地方,以后我慢慢解释给你听。」
「嗯……」双儿似乎放心了一点,突然想站起来:「喔!双儿失礼,应该公
子你坐,我站着侍候你。」
我真想喷泪了!都二零一四年,上哪里找来一个真心当你主人的萝莉中式女
仆?
「双儿,在我家……不必拘礼。」我拉着双儿的手,不让她起身。她的小手
好滑溜!我虽已二十多岁,但还未初恋,连女生的手都没牵过……更别说初吻—
—我想起韦小宝的伎俩:「双儿,鳌拜已除,大功告成……」
「亲个嘴儿——」我突袭地一吻双儿小嘴,她不及闪避,只道我跟她玩耍,
嘻嘻一笑:「相公你是少林寺第十九铜人大英雄,也这么胡闹。」
成功了!我的初吻!果然是金庸世界里,最好相与的双儿啊!女生的嘴唇,
果然好柔软!双儿身上还微泛香气,这就是所谓的处子幽香?
单只轻印唇片、嗅着体香,我的牛仔裤裤裆已高高隆起——今晚之前,我还
是个只能靠看AV打手枪的处男。但说不定,我今夜终于有机会……转大人了?
我都把双儿带来现实世界了!我……都敏俊都取代韦小宝啦!那她愿意给韦
小宝的,都会愿意给我吧——年轻男人的正常需要,驱使我双手按住双儿两肩:
「双儿,相公想要你!」
「相公,你想要甚……」我一下子将双儿推倒在沙发上。撇除玩H游戏,这
是我第一次推倒女生——「啜……」我趴在双儿身上,模仿AV看过的前戏,凑嘴
吻她小巧的前额;我婆娑她乌黑油亮的双髻,秀发滑如丝般。
「相公……」双儿年纪虽小,但女家儿隐约知道我不是闹着玩,而是另有所
图,乖巧地没挣扎,只羞着婉拒:「男女授受不亲……」
我一手抚着双儿俏脸,另一手摸她贝耳,吻弄吹气:「这里不是大清,没关
系的……」
「哎……」双儿被我骚扰耳朵,低呼一声,仿佛没了力气,连话也说不成。
AV的步骤,真的管用!我继续轻吻她弧度漂亮的耳壳、耳洞……
再次吻向双儿樱唇,今次我伸出舌头,舔湿唇间,她紧张呼气:「相公,双
儿虽跟定了你……但无名无份,我们应……相守以礼……」
我没回答,反趁着双儿开口说话,乘虚而入——轻啜唇片,舐着丁香小舌…
…几分钟前才初吻的我,现在已在湿吻女生。
双儿的红唇好软,呵气如兰;舌尖暖暖的,连口水也甜甜的……我裤里的东
西更硬了,我想要双儿更多——我松开嘴巴,未解人事的双儿,软瘫在沙发上小
口喘气。我继续向下,蜻蜓点水般浅吻她精致的下巴、纤细的脖子;然后,两手
首度摸上她的白色清装丫环服——隔着白衫,里面应该还有一件薄薄的肚兜吧?
我双掌感受着少女双儿刚发育的微乳,应该是B罩杯?一手盈握,大小刚好,软
绵绵,热哄哄……
「相公,你别这样……」双儿就是好,我在衣服外乱摸,她都没生气、没推
开我,只一味劝说:「三少奶有教我,女子要被明媒正娶,拜天地,才可以跟丈
夫……」
「洞房?」我在两件衣物外摸索,终于找到双儿小小的乳头,姆食二指,隔
布握捏:「双儿,相公这里,跟迂腐的大清不同,男女嫁娶前,都可以随意洞房
的。」
「怎、怎可以……呃!」初尝男子把玩,小双儿敏感的乳头,几下子便在衣
服里微微凸起,两腮羞急得绯红,模样好可爱~~我更忍不住了,想脱下双儿的
上衣。但清装就是麻烦,领口、衣襟都是纽扣,纽门又结实,好难松开……
此路不通,我另觅他法,右手想从白衣下摆,潜入衫内;左手同时触及白裤
裤头,想将它扒下……熊熊欲火,教我想剥光双儿,然后——然后,忽然就没有
然后了!我的小弟弟还硬着,但全身却动弹不得?不、不是马上风吧?我才二十
多岁,正想破处,就出师未捷身先死?
「相公,抱、抱歉。」我眼珠倒是还能动的,俯望身下被我压着的双儿,她
右手食中两指,捏成剑指,点中了我腰间:「双儿……点了你的穴道。」
我都忘了双儿懂一点武艺的!还常常帮韦小宝点人穴道!
双儿发髻微乱,冒汗脸红,怯生生地仰视我:「相公你这样子……双儿会怕
的。」
是封穴阻止血液流通吧?我下面逐渐软掉。欲念一去,冷静下来,忽然觉得
很对不起双儿——我真是人渣,才刚认识不久,就推倒人家,她当然会点我穴自
保清白吧……
「双儿,是相公跟你说对不起才对,是我太过火了。」我诚心跟双儿道歉。
不管她是小说人物,还是游戏角色,现在于我眼前的,可是一位娇滴滴的小女生
……
「相公不用跟双儿赔罪。」双儿感受到我的诚意,娇羞垂眼,话锋一转:
「双儿已是你的人,早晚会……」
好双儿!没恼我,还暗示以后会有戏的!我都感动得想泪奔了,呜呜……
我情真意切:「双儿,相公一辈子都会好好对你的。」
双儿亦眼神坚定:「双儿也会……一辈子侍候相公。」
我终于有女朋友啦!一个晚上,初吻、初恋,同时达到!Yeah!「相公,我
们还能回大清吗?」
「应该可以的。」电脑只是蓝屏,又没爆炸,说不定已经从此接通游戏的世
界……
那么,说不定除了双儿,我还可以遇到其他金庸女角——小龙女、黄蓉、赵
敏……个个性格不同,但各有各的美态……
一念及此,明明被点了穴道,下体竟又硬了……
「双儿,相公答应你,不会再乱来的。你先解开我穴道……然后……再让相
公……轻轻的……碰你几下?」
双儿虽是古人,绝对不笨,羞笑摇头,模样可爱极了——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柏西达后话:贯彻本人风格,女角色没这么容易到手的,嘿嘿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柏西达的话:本来想写写游戏文章而已,但想着想着,还是构思出主线及结
局来了。希望最后会成为留在同好心里的故事,立此为证(?)。另外,本文再
写一、两回就会回去续写《熙媛》了,读友请别催文……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星期一早上九点正,我分秒不迟,准时上班——肥胖上司等不到他想要的劳
什子转珠游戏企划书,而是收到我的辞职信:「你……辞工?」
懒得跟他多说,转身就走,我挥一挥衣袖,不带走一片云彩~~邻桌的同事,
在我走前打听:「是别家公司挖角吗?」
我轻快地哼着梁朝伟版《鹿鼎记》,张国荣唱的主题曲:『始终会行运』:
「不是啦。」
「那难道……是你私下搞的金庸同人H游戏,秘密地大卖了吗?」
我以前的确跟这同事提过,自己在家里开发金庸游戏。当时我更说到,如果
肥老总不答应我的提案,就把心一横,加入H元素,当成人游戏来卖好了。我可
是连H版的剧情书,黑暗结局甚么的,都早就写好了……
不过,现在不用走到这一步啦!本人都在玩着超真实的金庸游戏了!我步入
升降机,那同事把握最后机会:「老实说,你中彩票了吗?」
升降机关门前,我神秘兮兮:「是中『银票』啦!」
*** *** ***
上星期五晚,雷电交加,创造奇迹,令我『穿越』进自己编程的金庸群侠游
戏里。我不单取代韦小宝,将《鹿鼎记》的双儿收为侍婢,更带她『逆穿越』到
现实世界来。
同时逆穿越的,还有我随身穿带的鳌拜宝衣、匕首,与及那一大叠,合计四
十五万两的银票。
四十五万两!于游戏里,是巨资;在21世纪?不一定是废纸。我灵机一触,
星期六早上,姑且一试——「哗!年轻人,你这一张康熙初年的银票,从哪里来
的?」古董店的老板,拿着放大镜,瞪大眼鉴赏我带来的其中一张银票:「这个
相当值钱啊!你卖出一张,就够你好几个月不用工作啰!」
「唔,那我卖这一张吧。」我假作镇定,内心狂喜!卖一张银票,就够我好
几个月不用上班?在我家里,可是有着逾寸厚的整整一大叠呀!既然发了一小笔
横财,我岂有不辞工,窝在家里玩穿越游戏的道理?
*** *** ***
痛快辞工,我再在市中心爽快购物,才回到郊区的小屋。
开门入屋,就见到一身粉红清装,头挽双髻的双儿,在熟练地用吸尘机,打
扫地板:「相公,你回来啦!」
独居的宅男之家,凭空多了一位十三、四岁的清朝萝莉、中式女仆,在等你
回家,声音娇柔动听地向你问好,真是令人心情好到无以复加。
双儿在星期五晚穿越来现代,星期六起,我便教她一些基本知识,好适应家
居生活。古人并不比今人笨,双儿的年纪智商等同初中少女,使用电器,一教就
会。
于是,双儿在原着会为韦小宝做的,一样都替我做了——不过是换成用电熨
斗熨衣服,用电锅煮她亲手做的湖州粽子给我吃。
双儿以丫鬟自居,很快就学会使用全屋家电,无微不至地侍候我。现代科技,
令她做家务轻松得多,感叹称奇:「既不用开井打水,也不用劈柴生火,油灯还
会长明……」
女儿家天生爱整洁,最叫双儿高兴的,莫过于浴室那远超清朝水平几百年的
卫浴设备了。可惜,她自行学会了怎样反锁浴室,令我痛失偷窥出浴的机会……
想到星期五晚,我初吻双儿,在衣服外摸她胸部,却被点穴制止,未能更进
一步……我的小弟弟,又蠢蠢欲动了!因此,为了我的未来性福,从星期六晚起,
我便向双儿进行身心的『思想教育』……来到今天星期一,已经是第三日,是
『收成』的时候了——
*** *** ***
吃过双儿下厨的美味浙江小菜,我便唤她一同坐在电脑前面。
并肩而坐,我亲暱地搂住双儿右肩,一连三日都是如此,她虽逐渐习惯,仍
害羞地俏脸微红。
「双儿,按相公家规,吃完晚饭,该做甚么?」
双儿面红低头,搓着小手,声音蚊子一般:「看、看那个。」
「忘记名字了吗?」我好享受听见纯纯的双儿,说出『那个』的名字。
双儿不好意思地,瞧了电脑一眼:「看那个日本……AV。」
让清朝女子说出『日本Av』四个字,语言学家会不颁个大奖给我?
「你来挑一套,陪相公一起看。」
都第三次了,双儿已学懂用滑鼠,便缓缓地在我的A片文件档内,随手双击
了其中一套播放。
我轻托起双儿小小的下巴,着她正视屏幕:「开始啰,要用心看哦。」
「也咩爹~~」淫声浪语,高清A片,一男一女,两条肉虫,在前戏、口交、
做爱……
双儿被我逼得不得不看,一双妙目,时而停在屏幕,时而移开;两颊绯红,
万分尴尬:「相公,闺女不该看……春宫图的。」
我一手搂她肩膀,一手摸她放于膝盖的不安小手:「不都跟你说过吗?相公
的世界,比大清开明。每位闺秀,每晚饭后,都会看AV学习的。」
一连三晚被我洗脑,双儿似是信了:「竟有……这种事。」
我指着在男上女下的AV男女优:「他们还未是夫妻呢,却每天都会相好,还
公开给大家看,互相观摩。所以,相公之前跟你说,这世界跟迂腐的大清不同,
男女嫁娶前,都可以随意洞房,没骗你的。」
双儿好生难为情,只嗯了一声。我打铁趁热,轻吻她水煮蛋般白滑的脸庞:
「双儿今天也像之前两晚一样,让相公……摸摸?」
双儿羞涩垂首,默然不答;我亲她耳面,死缠活赖:「好嘛?」
良久,小姑娘樱唇微张,轻吐嗓音:「相公你要记得……跟双儿的……约定。」
「嗯,相公记得——不准脱你衣裤。」
双儿闻言,终于怀羞闭目,无声默许。第三晚得逞了,我一边嘴吻她的香腮,
一边左手潜入她的上衣下摆,这一晚,她也没点我穴道。
以A片作伪证,加上我乱吹一通,略为减低双儿对男女亲热的心防。在我答
应不脱她衣裤、不碰她下体后,星期六晚,我的手在衣服外摸她胸部;星期日,
进展到在外衣里、肚兜下;然后,来到今夜——双儿在庄家大宅,本穿白衫。我
卖掉银票换钱,便买了几件戏服清装,供她替换。此刻她身穿桃色衣裤,青春可
人。我的左掌潜入衫里,隔着薄薄的丝质肚兜,摸索刚发育的少女乳房……
接连几晚,都被男人触碰,处子双儿又害羞、又敏感,小巧玲珑的身子,微
微扭摆;琼鼻小嘴,呼吸紧张……
像说暗语般,我在她耳畔道出上半句:「双儿,大功告成?」
持续羞闭眼目,双儿犹豫片刻,诉出由我代替韦小宝教她的下半句:「亲个
……嘴儿。」
我轻捧双儿脸蛋,她顺从配合。我亲着她软嫩的唇片,再引导她略张檀口,
由浅入深,舌吻探索……呜,当了二十多年处男,我不晓得交上甚么好运气,竟
然能够一连四晚,夜夜亲吻双儿。
「双儿,相公的手,伸进……肚兜里摸。」只解开肚兜后的蝴蝶结,就不算
脱掉衣裤了。肚兜略松,我的魔掌,得以首度直接覆盖在双儿的胸脯上——双儿
螓首微仰,嘤咛一声……这就是女生的胸部!好滑、好暖、好柔软,触感真好!
掌心隐约感到双儿乳房,传来因紧张变快的心跳。我温声安抚,柔掌婆娑:「别
怕,相公会好温柔的。」
我爱不惜手,掌握乳峰轻揉;食指绕着峰顶的小豆子转圈:「相公……别…
…」
双儿的乳蒂颇敏感,在我指尖骚扰下,徐徐立起,活像一颗小小的软糖。
小丫头全身都被我搞得半软;可我胯间,早因口手之欲,硬得不能再硬!我
初次牵引双儿皓腕,来到突起的牛仔裤裆部——双儿睁开眼帘,想缩手,却被我
按住不放,只得求饶:「双儿未嫁……不能跟相公……」
「不是洞房。」我示意她望向电脑,女优正在为男优打手枪:「你学这位姐
姐,用手帮相公。」
双儿为难间,我急不及待,自行脱裤,露出朝天的下体。她立时羞得别过头
去,但我却拉她的右手,摸上男根:「好双儿,你行行好,帮帮相公。相公这里
憋着,好难受。」
善良又天真,双儿回过头来,关切看我:「要怎样……才不难受?」
「你的手这样子动,相公就不难受。」我忙教双儿圈着肉棒,上下撸动。她
当真怕我难受吧?玉手忍着羞怯,握住棒儿,慢慢套弄……
好、好舒服!由女生嫩滑的手心代劳,就是跟我自己打手枪不同呀!我由衷
赞叹鼓励:「双儿真本事,相公好舒服。」
「啜……」我想更爽,便再湿吻双儿,吮吸她被动的小舌;左手畅游乳峦,
攀登乳尖;加上命根子享受柔荑侍奉,三重刺激,使我再按捺不住——龟头仰天
喷发,射出我有生以来,第一趟非因自渎而洒出的精液。双儿看过几天A片,没
有吓怕撤手,懂得继续帮我套着茎身,直至白沫沾满她的指掌。
我微喘着气,感激这体贴的丫头:「双儿,谢谢你。」
满手黏液,双儿却没嫌脏:「双儿应当……服侍相公的。」
我打蛇随棍上:「那你以后,每晚都这样子服侍我?」
好双儿,带羞颔首:「嗯……」
得婢如此,夫复何求
【完】